美模特和好友参加派对,被下药后抛尸路边,,你要房子也没用,不如给你弟当婚房

2021-11-25 15:00:19 文章来源:网络

照片中的这位女子叫Christy Giles,她是一名来自美国洛杉矶的模特,现年24岁。

Christy不仅有近年流行的厌世脸,还能轻松驾驭其他风格的拍摄,在模特行业已经摸爬滚打了10年。

她还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一名优秀女演员,一直也在为这个目标努力着。

虽然演艺事业刚起步,但年轻的Christy和丈夫Jan Cilliers在2019年就私定终身。

原本人生还有大把好时光等着她去感受体验,然而可惜是她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了11月13日那一天。

那天,她的尸体被抛在了洛杉矶的南加州医院外面的人行道上,而且被发现时已经毫无生命特征。

根据初步鉴定,她的尸体内发现了大量的海洛因。

所以她是过度吸毒而死亡?

她的丈夫和家人坚称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据悉,12日那天晚上,Christy和两个女性朋友一起前往洛杉矶市中心参加了一场派对。

因为当时她的丈夫Jan去了旧金山看望他的父亲,所以并没有和她在一起。

不久后其中一个女性朋友提前走了,只剩下Christy和她另一个朋友,26岁的室内设计师Marcela Cabrales-Arzola。

由于Marcela刚从墨西哥搬到洛杉矶来,一切都非常新鲜,她还在派对上认识了一个男生,于是她想继续参加派对。

而Christy也选择陪着她一起留了下来。

据提前走的那个女生朋友所知,后来她们还和在派对上认识的几位男生一起走了,他们还说要去西洛杉矶的一所公寓继续派对。

但是Christy的丈夫Jan认为,她们可能被骗了,那里的派对可能只是个陷阱。

他通过Christy的手机同步系统看到早晨5点30分,她给同行的女性朋友Marcela发了一条信息说:“我们离开这里吧。”

Marcela回复称:“好的,我叫Uber了,10分钟后到。”

此后她就再也没有和任何人交换过信息,而就在12个小时后,她居然被发现抛尸在医院外。

这12个小时内到底发生了什么,没有任何人知道。

根据当天的监控视频显示,在下午5点,一辆没有车牌的丰田汽车驶到医院外,三名穿着黑衣服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,他们还戴着面巾完全遮挡了脸部。

Christy被他们从车上拖了下去,然后他们就像扔垃圾一样把她扔在街边。

与此同时,她的朋友Marcela也难逃一劫。就在Christy被扔到街边的两个小时后,她也被抛在了不远处的另一所医院外。

虽然她及时获得抢救拾回一条命,但因为脑死亡,她却变成了植物人。

医生表示,她的大脑活动基本停止,她需要靠呼吸机来维持生命,而且恢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和Christy一样,她的体内也被检测出了海洛因。

但是Christy的丈夫表示,她们两人绝对不会主动碰毒品,她们要不就是被下药了,要不就是被强制注射了毒品。

根据妻子和朋友互发信息的举动可以说明,两人当时或许处在一个十分不舒服的局面,不能直接说话只能发消息,

而且两人本来就想离开,甚至已经叫了网约车,然而她们最后却没走成,这结果绝非出于她们本意。

Christy的妈妈Dusty也表示,自己的女儿肯定是被下药了或强迫注射毒品,否则她不会毫无抵抗的。

“她可是一名军人的女儿,她的父亲曾在伊拉克服役过,我的女儿们都被教过如何防身,她们还学过如何用一支圆珠笔把别人置于死地。

然而急诊室医生和护士都说,他们没有看到任何明显的瘀伤、划痕或争斗的痕迹。““所以这些人把我女儿和她朋友扣留了10多个小时,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她们下药或把她们绑起来,否则我的女儿肯定会拼了命和他们搏斗的。”

她也坚决认为,女儿绝对不会主动吸食毒品的。

“她有一个表哥吸食过海洛因,后来染上毒瘾,还进了戒毒中心两次,因为他们从小就很亲近,她看到他变成那样,她十分生气。

她还告诉过我,她的朋友曾因为把毒品混在一起吸食而去世了,她觉得这太疯狂了。”

她非常痛恨那些把她女儿的生命当作垃圾的凶手,如果能够及时送到医院,她的女儿也许就不会死了。

“如果是意外吸毒过量,为什么不叫救护车?为什么要等10个小时直到她死了才把她扔到医院的人行道上,还取下车牌,遮住脸?很明显,他们做了亏心事。”

Dusty怀疑女儿和女儿朋友或许还遭到这些男人性侵。目前尸检报告还没公布,所以这一猜测还没被确定。

失去心爱的女儿和妻子,Christy一家都陷入了悲痛之中,他们目前只想尽快把凶手找到,把他们绳之于法为Christy报仇。

明明Christy和朋友Marcela都有着大好前程,她们却遭到如此残忍冷血的对待,

最后一个丢了性命,一个惨变植物人,这简直令人窒息。

只希望凶手早日被缉拿归案,还她们一个公道吧。

来源:一生一匠

电视剧《欢乐颂》中,樊胜美应该让人印象深刻,她出身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,从小到大一直不受重视,参加工作后也一直摆脱不了原生家庭,赚的钱都寄回了老家,甚至还帮哥哥买房养孩子。而影视剧终究来源于生活,总有一些人的经历和樊胜美很相似。

倾诉人:王兰

我出身农村,因为是个女孩儿,所以从小不受重视,我的童年除了洗衣做饭,就是一堆破烂玩具。直到弟弟出生,我才明白原来爸爸妈妈也是会笑的,他们对弟弟也比对我好得多,可以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弟弟也慢慢被他们养成了骄纵的性子,虽然不喜欢上学,但父母坚持供他读书。而我,虽然成绩名列前茅,但高中毕业后就被剥夺了读书的机会。

之后,我一个人来到了城市。因为没有一技之长也没有学历,所以只能从销售做起,刚开始确实很苦,但我坚持每个月给父母打钱。后来,慢慢地工作有了起色,接连卖了几套房子,手里也算有了闲钱,所以我就打算在城里给自己买个房子,创造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。

而弟弟大专毕业后,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不是觉得累就是嫌工资低,一直在家游手好闲。后来他认识了隔壁村的一个女孩儿,在一起两个月后就未婚先孕了,没办法只能张罗着办婚礼。彩礼什么的都是我父母出的,但是婚房,母亲确是这样说的:“兰子啊,你看你一个女孩,要房子也没啥用,明天就把城里的房子过户给你弟,也省得买新房。”

我辛辛苦苦买的房子,凭什么要送给弟弟,这次真的触及到我底线了,所以我坚决妥协。母亲知道后骂我白眼狼,不懂得帮衬弟弟,还说女儿赚的钱都是儿子的。我真的气着了,当晚就回了城里的家。

重男轻女的家庭,女孩一出生就被抛弃了,在这样的家没有丝毫尊严。就算之后出去单独过日子,也很难消除原生家庭给她们带来的伤痛。家庭应该是孩子的避风港,父母也应该他们的依靠,而不是以道德绑架的名义,破坏他们的人生。

【注:本文为作者“小鹿的恋习社”原创,未经授权,任何商业不得转载。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版权方请联系删除】

来源:无忧故事会

上一篇:迪丽热巴三天四造型,这就是顶级女明星的自穿上休闲棒球服有少女感,还是那么清纯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海南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